这件事改变了天津人的生活,清流惠津城

作者: 新闻动态  发布:2019-12-17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从水站取水

原标题:“第二条运河”清流惠津城    【南水北调东中线一期工程通水五年来】    2014年12月12日14时32分,南水北调天津干线工程正式通水。锦绣中华大地上,一条巨龙蜿蜒灵动,为干渴的华北送来源源不断的优质水源……    五载寒暑转瞬过,45亿立方米清流惠津城。如今,南水北调天津干线工程供水范围覆盖天津市14个行政区,近千万市民喝上了“放心水”。天津市水资源严重短缺局面得到有效缓解,水资源保障经济社会发展能力实现了战略性突破。远水亦能解近渴    地处“九河下梢”的天津,曾经有过“北国水乡”的美称。然而,随着经济社会的迅速发展,海河水系中下游用水量剧增,天津成了一座“极度干渴”的城市。即使在过去用水尚不窘迫的年代,糟糕的水质也是天津人心头的痛。“天津卫一大怪,自来水腌咸菜”——这句“顺口溜”道出了人们的无奈。    为了消除“痛点”,天津在节水和治水方面一直努力:不仅在全国率先制定了地方节水条例,实行最严格的节水制度,而且“向海洋要淡水”,通过技术突破降低海水淡化的成本。20世纪80年代的引滦入津工程给天津解了“燃眉之急”,但用水量的迅速攀升,也让宝贵的滦河水“捉襟见肘”。为了保障天津需求,国家曾6次启动引黄济津工程。在现代工程技术的支持下,让充沛的长江水注入津城,是天津人曾经的梦想。    如今,梦想变成了现实。天津人将南水北调天津干线工程称为“流经天津的第二条运河”。为了实现这个梦想,万千建设者付出的心血和汗水,天津人铭记在心。南水北调中线建管局天津分局党委书记胡金洲回忆起当初风餐露宿、奋勇拼搏的建设历程,心情格外激动:“2010年3月,我奉调天津直管建管部,加入南水北调天津干线工程建设团队,自此开始了天津干线工程建设到通水运行的激情岁月……”一望无际的华北平原上,人声鼎沸、机器轰鸣的工程建设壮观景象已然消逝,但155公里地下输水箱涵内水声潺潺,犹如动听的乐章正在奏响——自天津干线工程通水以来,经受住了各种困难和风险挑战,连续不间断安全供水,水质稳定达标,保持在地表水Ⅱ类标准及以上。远水亦能解近渴——天津终于结束了“水荒”的历史。问渠那得清如许    站在南水北调子牙河北分流井坝台上,能清楚地看到输入天津的南来江水,汇入庞大的分流井池,然后“兵分四路”,分别向中心城区、滨海新区、尔王庄水库和海河奔流而去——这是天津第二条城市供水“生命线”,为天津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和改善民生发挥了重要作用,发挥了显著的社会效益、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    据介绍,通水5年来,所引江水在天津城镇供水总量中的比重已超过80%,成为城镇供水的主要水源。天津目前已经形成引江、引滦输水工程为骨架,于桥、尔王庄、北大港、王庆坨、北塘5座水库互联互通、互为补充、统筹运用的供水新格局。中心城区、滨海新区等经济核心区域实现了引江、引滦双水源保障,城市供水“依赖性、单一性、脆弱性”的矛盾得到有效化解。同时引江水在保障城市供水安全的前提下,累计向子牙河、海河等重点河道补水超过8亿立方米,有力地改善了河道水环境质量。    令人更为欣慰的是,天津市长期超采地下水所引发的一系列环境问题得到有效遏制。南水北调,使得天津能够充分利用引江水置换地下水源。2018年,天津深层地下水开采量降至1.5亿立方米,为2022年基本实现深层地下水零开采奠定了基础。天津市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总工程师赵考生介绍说:“引江入津后,城市生产生活用水得到有效补给,替换出一部分引滦外调水和本地自产水,有效补充农业和生态环境用水。同时,变应急补水为常态化补水,仅在过去1年里,天津就累计向景观河道补水3.93亿立方米,扩大了水系循环范围,促进了水生态环境的改善。”    年过花甲的河西区谦福里小区居民张世强说,天津人经历过两次水质变化:一次是20世纪80年代引滦入津后,又苦又咸的海河水变成滦河水;再一次就是如今喝上甘甜的长江水。红桥区龙禧园的刘丽娜女士清楚地记得:2014年12月南水北调中线通水后,她所在的小区用上了丹江水,“长江水的水质确实好了很多,水壶的水垢不用几个月一清了”。河东区的宋彤女士一家以前喝桶装水,如今喝上长江水,每个月光水费就省了100元,“口感喝起来比桶装水还好呢”。南开区二马路的居民张爱云老人说到现在喝的水,就一个字——“甜!”    甜在口中,更在心里。    (本报记者 陈建强 刘茜)

守护“南水”入津“水龙头”的南水北调中线建管局天津分局天津管理处主任工程师李樑告诉记者,通水以来,经过连续不断的水质监测,入津“南水”各项指标稳定达到地表水二类指标以上,全年大部分时间接近或达到一类指标,显著改善了天津城镇供水水质。

在没有自来水的年代,南运河、海河曾是天津市民主要的饮用水源。那时,城区有一群被叫做“水夫”的人,每天靠车拉肩扛到河中取水,送到市民家中。除了“水夫”,天津城里还有水铺,将河水烧开后售卖。当时天津市民每家每户都有大水缸,用来存水。挑回来的河水不能直接饮用,需要先放明矾,经过沉淀之后,煮开才能饮用。”

自来水自然是腌不出咸菜的,但水里的苦咸味却是大家共同的记忆。赵庆友告诉记者,以前用的井水有点“硬”,入口苦咸,家里存水的水缸常年积着一层“锈”,一些家里有小孩的人从来都是买桶装水喝,不敢用井水泡奶粉。

引滦入津工程示意图

截至2019年9月中旬,天津累计利用引江水向中心城区及环城四区生态调水超过8.8亿立方米。补水后,海河流域生态明显改善,地表水质得到了明显好转,中心城区4条一级河道8个监测断面全部达到或优于V类水。而根据2017年的观测,天津总共414眼地下水监测井中,38%的监测井水位埋深有所上升,54%的监测井水位埋深基本保持稳定。

综合 | 今晚报、海河水利、天津日报、新京报、天津广播、中央驻津新闻工作者协会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原标题:5年近45亿立方米 “南水”入津惠及千万市民

如今,在靠近天津之眼的三岔河口永乐桥,高高伫立着为纪念当年这项挽救了天津的引滦入津工程的纪念碑,碑顶雕像是一个抱着孩子的母亲,被称为“盼水妈”,其也成为天津海河沿岸的标志性建筑之一。

新华社记者黄江林

如果没有从滦河补水给海河及其支流,天津如今市内的很多沟渠很可能会是干的。

得益于2018年起天津启动的新一轮农村饮水提质增效工程,越来越多的天津农村居民跟老赵一样,喝上了长江水。

天津地处九河下梢、渤海之滨,可是却长期处于极度缺水的状态。水,对于天津人来说,是最宝贵的资源之一。35年前的今天,引滦入津工程建成通水。从海河水、地下水、滦河水、黄河水、再到引江水。如今,天津人吃水已经不再艰难,进而追求吃好水、安全水、健康水

2014年12月12日,源源不断的“南水”的到来,为干渴的天津带来甘霖。5年时间,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已累计向天津安全输水近45亿立方米,供水范围覆盖中心城区、环城四区及滨海新区等14个行政区,近千万市民受益,成为名副其实的供水“生命线”。

图片 1

引江通水后,天津市水资源保障能力实现了战略性的突破,由原来引滦单水源变成了引滦、引江双保障。同时,引江通水为天津市生态补水和减少深层地下水开采创造了条件。

1983年9月5日,引滦入津工程正式通水。9月11日,甘甜清澈的滦河水流进千家万户,天津人民结束了喝咸水的历史。当时的天津市委、市政府为了让市民享受到滦河水泡茶后的清香,通过居委会给每家每户发了一小包茶叶,请市民喝茶。

“自来水腌咸菜,汽车没有骑车快,小白菜西红柿搭着卖。”这句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流行于天津的顺口溜,被老天津人幽默地称为“天津三大怪”。

图片 2

天津是严重缺水的城市。上世纪70年代,天津用水最紧张时,甚至制定了万不得已情况下,工业分批停产和疏散城市人口的应急预案。上世纪80年代,引滦工程通水后,城市用水紧张局面得到一定程度缓解,但广大农村地区以及农业、生态用水依然靠天吃饭,水资源供需矛盾突出。

1981年夏秋,华北遇到了半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干旱,天津遭到历史上罕见的水荒,面临断水的危险。天津地处九河下梢,当时九河有八条断流。北大港、团泊洼、于桥等为天津供水的几个大型水库,水位降到死水位以下。地下水因抽吸过度,引起地面下沉一两米,不能再抽了。海河成了天津人民赖以生存的唯一蓄水池,而蓄水总共才3000万立方米,其中能用水仅1000万立方米。天津要维持正常生产和生活,每天需要180万立方米水。这点水只够用一个星期。水压已上不去3楼,海河水有1/3水泵抽不上水,海河水位只要再降20厘米,水源就彻底断绝了。

走进位于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龙尾”——天津外环河出口闸,一汪汪清澈的丹江水从涵洞里涌出,流向一旁的曹庄泵站,通过泵站,“南水”被送往天津各自来水厂,最终从管网流向千万百姓的家中。

原标题:记忆 | 35年前的今天,这件事改变了天津人的生活!

“这水真透亮啊!”11月30日上午,看着水龙头里哗啦啦流出的自来水,家住天津市武清区南蔡村镇村民赵庆友笑开了花,“长江水甜啊,终于喝上了。”

图片 3

新华社天津12月13日电 题:5年近45亿立方米 “南水”入津惠及千万市民

天津城市用水主要依靠引江、引滦两大外调水源。动工最早的引滦入津基本保证了天津城市居民生活用水和庞大工业体系、城市生态环境的用水。35年来,“引滦入津”工程累计为天津安全供水268亿立方米,为天津的发展源源不断地“输血”。此后,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也成为我市城市供水的主水源。

在该管理处中控室,记者看到六块大屏幕上实时显示着天津段重点设施:王庆坨连接井、子牙河北分流井及外环河出口闸的流量情况、设备设施情况、水质情况。工作人员们紧盯屏幕,保持着全天24小时轮班值守状态,为天津市人民守护足额安全的供用水源。

天津的水质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还比较好。但到了1970年前后,尤其是近1980年这一时期,从水站接出来的水的质量就开始下降了,当时好多老百姓炒菜、熬咸饭都不用放盐,即便这样都吃着齁,而这与海河流域进入枯水期密切相关。

1898年后:自来水来了

虽然滦河水源源不断进入天津,但天津依然缺水。20世纪末开始,天津开始进入连年干旱,紧急缺水时,便启动方案,从沿着黄河之北的大运河及其平行河渠,将黄河水调入天津。

责任编辑:

事实上,天津老城厢的一些街名就反映了当时人们用水的情况。如“水阁大街”“挑水胡同”,之所以如此命名,是因为当年人们每日须经过这里到河边挑水。可以想见,当年每日天色还未大亮,此地已是人来车往,为了保证有水可用,那时的人们要付出何等的艰辛。

图片 4

图片 5

天津曾经河渠密布,老天津时,人们吃鱼很多,城里就有很多水塘,鱼虾常见。但随着大规模建设水库等设施,海河流域开始从丰水期转为枯水期,地表水不够用了,只能靠打深井取水。天津地下水开采在1970年-1980年之间达到顶峰,当时开采量最多的年份达到10个亿立方米以上。大量开采地下水,造成了地面沉降等问题,在中心城区、南部等处形成了一个“大漏斗区”。

19世纪以前:挑水喝的日子

1980年前后,天津由于经济迅速发展,人口剧增,用水量急剧加大,而主水源海河上游却由于修水库、灌溉农田等原因,流到天津的水量大幅度减少,造成天津供水严重不足。

随着自来水被认可,饮用自来水的人越来越多,济安公司就采用“包井口”的方法,把在干管附近的自来水井口包给私人,公司按水表流量收费。后来这些人发展成水商,水商开始专卖自来水,还雇工为未通自来水地区的居民车运或肩挑自来水,送水到户。

目前,天津市已形成了引江、引滦相互连接、联合调度、互为补充、优化配置、统筹运用的城市供水体系。《南水北调东中线一期工程受水区地下水压采总体方案》中提出的“天津2020年深层地下水开采量控制在2.11亿立方米”目标也已提前完成,共计14个行政区、910万市民从中受益。

当年的自来水厂在管理上有自己的一套模式,政府定期对自来水的出厂水质加以监管。如果遇到供水紧张的日子,报纸上还会刊登公告,提示居民在家中储水。早期的自来水厂会用水泵抽取河水,经过过滤、沉淀、消毒之后,再用加压泵将自来水输送到高高的水塔上,借助重力作用将自来水输送到管道中。事实上,最初的自来水主要供租界内的居民使用,非租界地的百姓很难喝上自来水。

编辑 | 霍然

引黄济津

水不仅少,而且差,水质极其恶劣。泡茶,是苦的;熬粥,是咸的。很多天津人都听过这样一句话:“恒大烟见抽不见卖,汽车没有走的快,自来水腌咸菜。”老天津有句俏皮话,一个人没事到处瞎逛,就说他是“海河水——咸流儿(闲溜)”。

图片 6

引滦入津工程纪念碑

不久后,自来水管网开始改造,在胡同中间深埋了大概有4寸粗的自来水干管。每一个门牌号引出一条支管,接一块水表,这种状况持续到了2003年。

图片 7

引滦入津

存水一度只够用7天

当时近代文明虽有所传入,但从社会整体看,仍属“风气初开”的状态。百姓不理解什么是自来水,管它叫“机器水”。后来随着自来水事业不断发展,一些天津市民也能用上自来水,旧时水铺的生意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因此坊间便有传言称喝了这种“机器水”不能生育,让百姓对自来水望而却步,而这给自来水公司的经营带来了不利的影响。为此,1934年,为了宣传自来水对身体无害,济安自来水公司曾特意邀请了中外职员和他们的子女聚会,引来众多市民围观,看到现场这些孩子都非常健康活泼,市民便明白了自来水无害,进而自来水销量大增,管网也在城市中进一步拓展。

继旅顺、上海兴建自来水厂之后,天津于光绪二十三年由英商仁记洋行在英租界内创办“天津自来水厂”,到1935年特一区自来水厂建成,全市形成四大供水系统:天津自来水厂、天津济安自来水股份有限公司、日租界居留民团水道课、特一区自来水厂。1945年日本投降,全市供水归并成民营天津济安自来水股份有限公司和官营的天津市自来水厂两个系统。这种状况一直维持到1949年天津解放。

1981年8月,党中央和国务院决定兴建引滦入津工程。滦河在距天津几百里外的河北省迁西和遵化地区,“引滦入津”就是把滦河上游的潘家口和大黑汀两个水库的水引进天津市。引水渠道长234公里,中间还要在滦河和蓟运河的分水岭处开凿一条逾12公里长的穿山隧洞;需治理河道100多公里,开挖64公里的专用水渠,修建尔王庄水库,全部工程开凿出的岩石达140万立方米。为了早日造福天津人民,天津市委、市政府下令:1983年必须把滦河水引到天津,时任天津市市长的李瑞环担任总指挥。引滦入津工程成为由地方政府全权实施国家重点工程项目的首例,也开启了天津从外调水的历程。

这是天津缺水时代的开始,从那之后,河道基本是干的,只能“靠天吃饭,没有流量”,即使下雨也形成不了水流。

图片 8

今天,广播君带您一起回顾天津的水源变迁史——

南水北调

天津没有停止从外面调水的想法。2014年12月12日,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正式通水,主要任务是引调丹江口水库蓄水解决天津市缺水问题。通水以来,天津城镇用水量由14亿立方米增加至17亿立方米,供给区域覆盖中心城区、环城四区等14个行政区。中心城区和滨海新区等核心区实现了引滦引江双水源保障。截至今年8月24日,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已平稳运行1300余天,累计向天津安全输水30亿立方米。

图片 9

今年,天津计划完成四项与百姓生产生活密切相关的水务工程。其中,于桥水库污染底泥清除事关城市供水安全,二次供水设施改造事关市区居民正常用水条件的提升,易积水地区改造事关市区居民防汛安全和交通出行安全,地下调蓄池事关水环境治理和防汛排水安全。截至目前,于桥水库污染底泥清除工程、中心城区6处易积水地区改造和中心城区80处居民住宅二次供水设施改造已基本完成,两座地下调蓄池建设正在按计划推进当中,市水务部门将加快施工进度,确保各项任务按时完成。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天津的自来水事业不断发展,但由于各国租界地“各自为政”,自来水供水呈现出分散经营的格局。新中国成立后,统一水政,组建了天津市自来水公司,自来水也开始逐渐在全市普及。胡同中开始出现水龙头,每隔几十米便在墙边接出来一个,下面还有个带地漏的池子,老百姓称其为“水站”。那会儿是十几家或几十家共用一个水龙头,稀罕又珍贵,每天都要上锁的,尤其是晚上。而且到了冬天晚上还得把水龙头后的截门关上,再打开水龙头把余水放净。或者开着一点,让水不断流儿,这么费劲为了嘛?水龙头在室外,为的就是怕把水龙头出水口给冻上,这都是百姓的用水“智慧”。在规定好哪户用哪个水站后,水费就按人头收取,开始时是每人每月二三分钱,后来涨到五分钱,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再后来涨到一角。

本文由六合联盟宝典大全发布于新闻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这件事改变了天津人的生活,清流惠津城

关键词:

上一篇:一个长期喝蜂蜜女子,你在虎门火了
下一篇:没有了